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位女皇是武则天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但是在漫长的岁月里,也有不少女性登上了封建王朝权力的巅峰,但是她们兴许是迫于形势,兴许是迫于舆论压力,并没有登基称帝。这并不影响她们掌握天下大权,而身处封建男权社会,她们更无一例外的成为被人误解或曲解的对象。而今天我们要说起的这位却不太一样,她是宋真宗赵恒的第三任皇后,也是宋朝第一位临朝称制的女主,她和汉朝吕后、唐朝武后齐名,但是后世给她的评价却是“有吕武之才,无吕武之恶”,她就是刘娥。刘娥何必能成为女主?成为女主后何必可以得到与其他女主不同的评价?我们还要渐渐说起。刘娥祖籍太原,其祖父刘延庆在五代十国的后晋、后汉时任右骁卫大将军,其父刘通是宋太祖时的虎捷都指挥使,领嘉州刺史。但是作为官宦人家的女儿却不曾享受到安然幸福的生活。在她出生后不久,父母便去世,她被寄养在母亲庞氏的娘家。寄人篱下的刘娥没能成长为名门贵女,而是成为了歌女,她不仅歌声动人,还善于播鼗(一种鼓类乐器)。而她的第一任丈夫是个银匠,名叫龚美,龚美带她来到京师谋生。龚美因生计艰苦,于是想把刘娥卖掉。而时任韩王赵恒指挥使的张耆把刘娥推举给了韩王,韩王赵恒对刘娥一见倾心,于是将刘娥带入自己的府中。但是刘娥出身微贱又来历不明,她在韩王府的处境并不算好。而后来宋太宗得知儿子与这样的女子厮混,更是一怒之下令韩王将刘娥赶出王府。但是不幸中的万幸就是赵恒对刘娥的情谊,并不是朝三暮四,也不是一时兴起,他将刘娥隐秘安置在指挥使张耆的家中,并不时来此与刘娥私会。至道三年(997),宋太宗驾崩,太子赵恒登基,即宋真宗。宋真宗对刘娥的感情并不因岁月而减少,所以即位后真宗便把刘娥接进宫中,即使后宫已有皇后和一众嫔妃。刘娥因为出身不好,本无资本与其他嫔妃争宠,但是刘娥却和宠妃杨氏(日后为杨淑妃)情同姐妹,终其一生独特进退。宋真宗想册立刘娥为皇后的想法向来遭到重重妨碍,即使郭皇后已经去世。然而宋真宗想立刘娥为后的想法实在坚决。终于,在大中祥符五年(1010),册封刘娥为皇后。成为皇后的刘娥不仅处理宫闱之事十分妥当,更经常在宋真宗退朝后阅览奏章,多至深夜,参与国家政事的处理。因为其“周谨恭密”,更加得到宋真宗的倚重和信任。若是真宗活得久,刘娥兴许是历史上为数不多生活幸福的皇后,但天不遂人愿。天禧三年(1019),真宗多病,又遇太白昼现,占卜出:“女主昌”的结论,真宗内心不安,于是向心腹周怀正透露出自己想让太子监国的消息。而朝中看不惯刘娥参政的大臣得知消息后跃跃欲试,在得到真宗的默许后,预备铤而走险动员兵变来抗衡刘娥。但是多年来尾随真宗的刘娥早已不再是当初那个小歌女。乾兴元年(1022),宋真宗驾崩,而刘娥依旧掌控朝政,真宗遗诏中写着“尊皇后为皇太后,军国大事权取皇太后处置”。尽管刘娥临朝,宋仁宗受制于人,皇权微弱,但刘娥始终未像武则天那样称帝。身在权力中心的刘娥兴许也曾动过心思,因为宋仁宗并非亲子,而朝中看不惯自己的大臣又有无数,刘娥迫于压力,兴许有过上位的想法,但是她内心依旧是以大宋的江山社稷为重。虽然刘娥曾穿着帝王龙袍去太庙祭祀,但却在龙袍上减去了象征忠孝和洁净的宗彝、藻两章,也没有佩戴佩剑。在刘娥逝世前,她曾屡次想脱下自己身上的天子之服,这也证明了她对皇位并没有什么欲望,而是想以皇后或太后之名行走于世,只是天不遂人愿,她被迫成长为大宋的守护者,在这个位置上坚守着。在刘娥当政期间,她终结了大宋王朝多年来的“天书运动”;也幸免了向来让朝廷头疼的党政;还发行了纸币交子,兴修水利等等。正是由于刘娥为大宋做过的这些政绩,才为仁宗亲政后的“仁宗盛治”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而仁宗虽然不是刘娥的亲子,但刘娥却也在一定程度上培养了仁宗,为大宋留下了一位好皇帝。百年后的刘娥身穿后服下葬,兴许圆了她生前最大的愿望。从歌女到女主,刘娥的一生可谓坎坷蜿蜒,尽管刘娥曾为守护手中的权力处罚过一些朝臣,但却也为大宋王朝作出了很多贡献,正因如此,刘娥在后世中得到的评价要比吕武两位皇后高。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