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场雨后,气温落了不少,河南省周口市淮阳县黄集乡,66岁的崔传东扛着工具赶往周边村民自建房的工地干活,崔传东有点腿足不便,走起路来一瘸一拐。今年3月,崔传东在工地干活不小心从高处坠落,摔断腿后落下后遗症,也因为腿伤,加上年事已高,现在工地都不乐意雇用崔传东,村里的街坊邻居看他可怜,家里有自建房屋或者别的杂活都会招呼他一声。图为崔传东在村里为村民建房。崔传东有四个子女,早年家里经济条件不好,连吃饭都成问题,崔传东一边种地,一边在工地上做建造工人,养活全家。早年曾经在工地出过意外,左手的三个手指头被压断,只剩下大拇指和无名指,但家里的条件容不得他停歇一刻。由于家境不好,几个子女也都是初中毕业后就外出自谋生路,崔传东好不容易才把他们拉扯大。图为崔传东的儿子崔国清和儿媳在照应小凯浩。今年66岁的崔传东本该享受天伦之乐,但自从孙子小凯浩6年前被检查出肾功能衰竭后,他不得不再次走到工地,6年如一日地干活挣钱给小凯浩治病,每次领到工资就转给儿子崔国清。2020的3月疫情刚刚好转,崔传东就到工地干活去了,由于年纪大了再加上手上不便,从高处坠落不小心摔断了腿,在家里养了几个月,这些苦和痛他从来没有向儿子抱怨过。儿子崔国清说起这些事的时候忍不住潸然泪下。图为崔传东在做工。崔国清是崔传东的三儿子,初中毕业后外出打工挣钱,在一个电子厂里上班。2006年经人介绍与妻子相识,次年领证结婚,2008年和2011年,儿子和女儿相继出世。 在大儿子小凯浩上幼儿园后,夫妻便长期在外打工挣钱养家,两个孩子由家里的老人照应。可是在小女儿一岁那年,噩梦打碎了他们简单的幸福。图为崔国清在安慰儿子。2012年,崔国清一岁的小女儿不幸患上重病,他与妻子想尽所有方法,几个月时光花光了所有积蓄,但还是未能留住女儿生命。尔后小凯浩变成了家里唯一的孩子,一家人便只能把所有的爱都倾注在小凯浩的身上,崔国清不求儿子未来有出息,只求他能够健健康康、平平安安的长大,未曾想连这小小的愿望也成了奢望。图为病床上的小浩凯。2014年小凯浩因腰疼、浑身无力前往医院检查,被确诊患有肾功能衰竭。刚刚从丧女之痛走出来的崔国清一家,得知这个消息后感觉天都塌下来了。崔国清说道:“我们已经失去了女儿,不能再失去惟一的儿子了。”但小凯浩的病情恶化得很快,一进医院就住了50多天,持续30多天高烧不退。图为妈妈在给小浩凯喂药。尔后几年里,崔国清夫妻带着小凯浩辗转于各大医院治疗,医院成了小凯浩的第二个家。在医院每天要做血透,最严峻的时候,只能靠输血或血小板来维持生命,病危通知书一张接着一张。看着饱受折磨的小凯浩,崔国清却束手无策,只能陪他度过一个个难熬的夜晚,妻子常常躲在角落默默哭泣。为了省钱给儿子治病,崔国清和妻子也两年多年没买过新衣服了,寻常穿的都是亲戚朋友给的。图为妈妈在照应小浩凯。最让崔国清伤心的是年迈的父亲,本来已经到了享清福的年纪,为了挣钱救孙子命,却还日复一日在工地上做体力活。崔国清说,父亲这几年帮他们四处借钱,操碎了心,他的头发是在小凯浩生病之后才开始白的,而每次看到那道白发苍苍的身影,崔国清就操纵不住自己的眼泪。父亲却对他说:“我这个老头子一把年纪了,但是凯浩还小,以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你们问问医生,能不能把我的肾给凯浩。”图为因为疼痛,小浩凯在流泪。经过悉心治疗,小凯浩的病情得到好转,并于2020年6月底在上海市某医院举行了肾脏移植,但至今还欠医院15万元移植费用,手术后还需一个月康复治疗,后期还需要定期复查等,这些钱至今都没有着落。崔国清一家人本来就没有什么积蓄,崔传东在老家帮别人盖房子都是按天结算,对孙子治疗费来说是杯水车薪。崔传东想留住孙子,可现在一点方法都没有。图为崔国清在出租房做饭。(图文/三巧 )原创作品,未经授权,严禁任何形式转载,侵权必究!